中國西藏網 > 即時新聞 > 地方

運河蕩漾 童謠盈耳

發布時間:2019-10-17 16:26:00來源: 杭州日報

  原標題:運河蕩漾 童謠盈耳

  “回想一下,你們小時候聽過哪些童謠?是不是不外乎《找朋友》《蝸牛與黃鸝鳥》《搖啊搖,搖到外婆橋》這些呢?”10月14日晚,杭州電子科技大學“尋謠計劃”分享會一開始,小河就向臺下的學生們拋出了這個問題。似乎現場的所有人,都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。

  為什么老的童謠沒有被傳唱?

  為什么市面上流行的兒童音樂難以令人滿意?

  社區音樂除了公園和廣場舞外是否還有別的可能?

  2018年,帶著這三個疑問,獨立音樂人小河在北京發起了“尋謠計劃2018-胡同童謠”。今年夏天,他與自己的團隊來到杭州,深入街巷,循聲而動。四個多月來,他們通過對老杭州人的尋訪,挖掘那些被掩藏在記憶中的城市老童謠,并以線下現場互動的方式進行改編與傳唱。

  小河說,從盛夏到深秋,當老童謠再次響起,那是一座城市最初的記憶。而每一首童謠的背后,都有一個老人、甚至一個家族的起落浮沉?;仡^再看這些故事,所返照的正是時代如何從過去一步步走到今天的無數片段。

  1

  用童謠的過去與現在,聯結老年與青年

  8月的一個清晨,“尋謠計劃2019杭州站”的第一回,來到了汽笛滾滾的拱宸橋邊。運河蕩漾,童謠盈耳。

  杭州知名作家莫小米唱起了小時候母親唱給她聽的《將軍謠》:“啷啷啷,馬來了,將軍騎馬掛腰刀,這個將軍脾氣大,說話就像放大炮……”涼風習習,桂香陣陣,人來人往,運河船的汽笛聲都錄進了歌里。一曲音了,莫小米憶起遙遠的歲月,口齒不清地跟母親哼唱這歌,心里仿佛有淚流過。

  這也是小河發起“尋謠計劃”的初衷之一,現場不僅是錄音,而是需要每個人用全身器官去沉浸,去感受?!拔磥碛幸惶?,再次聽到這首童謠,他們當時的感知會被瞬間激發,甚至淚流滿面?!?/p>

  以杭州為據點,尋謠團隊這次涉足的地域范圍相比北京和長沙站,擴大了許多,去往周邊的桐鄉、義烏、紹興等地,甚至到了臨近福建的泰順畬鄉。四個多月下來,他們一共收集到了90多首童謠。其中,30多首是有旋律的童謠,20多首是沒有旋律的童謠。除了當地形形色色的童謠,他們還希望能挖掘到每個城市或地區特有的曲藝或非遺項目。省級非遺桐鄉蠶歌,就是這次杭州站最大的收獲之一。

  第二回中國絲綢博物館,朱叔叔唱起的《贊田蠶》是家里流傳了至少三代的一首蠶歌。在他老家桐鄉有著歷史悠久的養蠶織綢習俗,大量的蠶歌在人們勞作時傳唱下來?!顿澨镄Q》在其中相當有分量,而且傳唱度非常高,流傳了幾十年,現在仍在唱,生動描述了蠶的一生。

  更讓小河開心的是,“尋謠計劃”將邊緣化的老年人和主流青年聯結在了一起,并與專業音樂人共同組建一個臨時的音樂互動場景,大家能夠一起在歌聲中度過漫長而愉快的一天?!拔覀兯l現的一首首民謠,就像從田間采來的一棵棵野菜,經過一道又一道工序,變成新的美味,大家共同參與,一起品嘗?!?/p>

  2

  在尋找和交流中,發現杭州的儒雅和風情

  小河說,“尋謠計劃”所尋找的童謠,大多都沒有被記錄在冊,其旋律和詞都只存在于老人殘存的記憶當中,他們希望通過線下互動的形式去完成童謠“遺珠”的搶救和補錄?!暗嗟?,是通過專業音樂人的改編以及年輕人的參與,在豐富童謠可聽賞性的同時,增加其傳唱度,達到活化童謠的目的,從而讓其自發地傳承下去?!?/p>

  “尋謠計劃”的起點是小河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北京,他對這座城市足夠熟悉?!澳膫€公園哪個廣場,幾點老人最多,我都心中有數。而杭州不一樣,我發現這里公園或廣場的邊界非常模糊,老人們分散在各個小區周圍,真的不太好找?!?/p>

  其次,交流方式的差異性?!叭绾胃贾堇先舜钣?,一開始也挺頭疼的。畢竟南北語系不同,交流習慣不同。我們只能慢慢摸索,慢慢學習。我剛來的時候,對杭州話一竅不通,待了四個多月現在能聽懂60%?!?/p>

  所幸,“尋謠計劃2019杭州站”的隊伍里,還有一群默默付出的志愿者。來自桐鄉的佳妮,是這次發掘蠶歌的最大“功臣”,并為團隊主動設計各類宣傳插畫。從廣州趕過來的在校大學生,獨自跑到紹興尋找非遺傳承人,一路采訪、錄音、拍攝。對于這些年輕志愿者而言,即使整整一天外出“尋謠”都沒有收獲一首合適的童謠,但依舊收獲了感動與美好。

  在大屋頂的櫻花樹下,大家和溫州畬族的雷阿媽、雷大姐、藍大哥學唱泰順童謠《放牛謠》;在良渚遺址的莫角書院外,與89歲的周愛云奶奶、莫西子詩一起《數田雞》……從日落唱到月升,從過去唱到現在。在小河的眼里,杭州人或許不像北方人那么熱烈、豪放,但有一份別樣的儒雅和風情。

  “一首新編的童謠,其內涵遠遠大于一支錄音。它以老童謠的角度,引領我們去復原老人們以前的童年生活,去重走老人一生的生活軌跡,以此去觀照一個地區的變遷史,和一個地域文化的演變由來?!毙『颖硎?,童謠,再往深里做,就是一個延展性極為寬廣的音樂和社會課題。

  五年時間,尋訪十座城市,是“尋謠計劃”的第一步,讓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,讓越來越多的童謠重獲新生。在小河及其團隊看來,將這些瀕臨消失的童謠進行新編后返送回音樂市場,也能彌補現在兒童音樂過于成人化和口水話的問題,讓親子群體在音樂美育上能有更多選擇空間。

  昨晚(10月16日),小河回到“尋謠計劃2019杭州站”啟動的地方——單向空間,舉辦了一場總結分享會。他表示童謠的挖掘還將繼續,過去的記憶還在回響。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傲游截圖20180202095714.jpg
视频欢乐斗地主下载 微信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36选7走势图福建 推倒胡麻将下载 福建31选7附加 海王2雷霸龙加强下载 海南环岛赛开奖查询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数据 好的股票推荐 车联网概念股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